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北京赛车pk10计划群
當前位置:首頁 > 職業病防治

工作崗位是否存在職業危害因素如何判定 解讀職業病防治法第五十條

文章欄目:職業病防治網 來源:職業病 瀏覽次數: 評論: 頂: 踩:

 《職業病防治法》(指2011年修正稿,下同)第五十條規定:

“職業病診斷、鑒定過程中,在確認勞動者職業史、職業病危害接觸史時,當事人對勞動關系、工種、工作崗位或者在崗時間有爭議的,可以向當地的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接到申請的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應當受理,并在三十日內作出裁決。

當事人在仲裁過程中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勞動者無法提供由用人單位掌握管理的與仲裁主張有關的證據的,仲裁庭應當要求用人單位在指定期限內提供;用人單位在指定期限內不提供的,應當承擔不利后果。

勞動者對仲裁裁決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用人單位對仲裁裁決不服的,可以在職業病診斷、鑒定程序結束之日起十五日內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訴訟期間,勞動者的治療費用按照職業病待遇規定的途徑支付。”

該條規定與第四十九條一樣,系《職業病防治法》2011年修正時新增條款,二者同樣針對職業病診斷過程中勞資雙方圍繞診斷鑒定而產生的糾紛,所不同的是,第四十九條針對職業危害因素的接觸事實,第五十條則針對勞動關系、工種、工作崗位或者在崗時間,概而言之,乃是圍繞診斷必需首先要明確的勞動內容。因此,從職業病診斷鑒定角度來看,該兩條規定可以說至關重要,解決了勞動關系與職業危害接觸這兩方面的事實,剩下的就都是醫學技術方面的問題了。

從爭議解決主體來看,第五十條與第四十條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將糾紛解決責任賦予勞動仲裁機構,而后者則將厘清事實的重任交由診斷鑒定機構和安生生產監督部門。

《職業病防治法》修改的一個突出特點,是將安全生產監督部門引入到職業病防治工作中來。這一行政監管體制上的重大調整,是利是弊,目前恐難下結論。并且,圍繞安監職能引發的爭議,實務中更多的在于安監機構自身權責界限不清晰,該做的沒有做、不敢做或者不愿做。這是問題的另一方面。

《職業病防治法》第五十條所規定的勞動仲裁機制,對于職業病診斷鑒定過程中產生的勞動爭議,應當說是進行了明確歸口管理。相比以往,勞資雙方對是否存在勞動關系、崗位如何等產生勞動爭議,職業病診斷鑒定機構往往束手無策,因為其并無法定的解決勞動爭議糾紛的職權,而此類爭議倘不先行解決,現行診斷制度下,診斷鑒定都會面臨到合法性的基礎障礙。勞動關系都不存在,職業接觸從何談起?

然而事實上,勞動關系與職業病并非法律擬制上的一清二白,尤其在現行勞動法律框架下,勞動關系的界定錯綜復雜,而職業病的有無很多時候未必象勞動關系那樣含糊搖擺。醫學的技術的認定,更多是一種經驗模式,尤其象法定職業病的診斷,而勞動關系的認定,作為一種法律事實和法律關系的認識,所需考慮的遠不是經驗數據的對比羅列那樣機械和簡單。

因此,《職業病防治法》第五十條的規定,在職業病診斷鑒定過程中預先引入勞動仲裁,固然可以減輕診斷機構的壓力,但對處于完全弱勢的患者,此種制度設計其合理性就值得拷問。

而更需關注的是,實務中一些診斷機構對第五十條規定的勞動爭議有任意擴大適用的趨勢,最明顯的一種情形是,用人單位雖然確認患者的勞動關系、工作崗位、在崗時間,但卻認為該崗位不存在患者所主張的職業危害因素。那么,特定崗位是否存在職業危害因素這種爭議如何解決?

一些診斷鑒定機構將此爭議一并歸入勞動爭議,只要勞資雙方意見不一,就要求患者申請勞動仲裁。然而,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患者工作崗位是否接觸及具體接觸何種職業危害因素,此種爭議根本就不是勞動法上的勞動爭議,勞動仲裁無權也無力去解決此種爭議。

如果結合《職業病防治法》第四十九條規定,應該不難看出,上述爭議原本就該由安監部門解決。因為,患者工作崗位的職業危害因素情況,也應屬于用人單位掌握并由其向診斷機構提供的范圍,患者對此信息存在異議的,診斷鑒定機構就應當提請安監部門進行調查,安監部門則應當自接到診斷鑒定機構的申請之日起三十日內作出判定。第四十九條最后還特別規定:“有關部門應當配合。”據此,倘若安監部門不配合調查,診斷鑒定機構是有足夠的法律依據提出異議并求得解決的。

但問題是,《職業病防治法》將申請安監部門判定的權利賦予了診斷鑒定機構,獨獨忘記了患者這一最需要也最該有權啟動安監調查的主體。而現實的尷尬也表明,即使勞資雙方存在再大爭議,診斷鑒定機構也鮮有主動向安監部門申請調查和判定的,此時,患者將束手無策,而診斷鑒定工作也就此僵持原地不動。

由此看來,《職業病防治法》的修改,至少在第四十九條和第五十條這里遺留了一大漏洞。好的法律不應只有熱門的權責主體,更要有明確的權責界限與程序。否則,再漂亮的規定,將會因為缺少具體明確的執行程序而成為束之高閣的塑料花,中看不中用。

建議:立法機關應進一步明確有關部門在處理職業病診斷鑒定爭議方面的職權和程序,對于患者工作崗位是否存在和具體存在何種職業危害因素以及危害程度的爭議,明確患者有權申請安監部門調查、判定,安監部門則不得拒絕。

本文由管鐵流律師供稿

我要評論

條評論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意見 驗證碼:

<>
職業衛生網微信二維碼
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