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北京赛车pk10计划群
當前位置:首頁 > 職業病維權知識

給申請職業病診斷鑒定維權患者們的幾點建議

文章欄目:職業病維權 來源:職業病 瀏覽次數: 評論: 頂: 踩:

 終于把老李的材料給寫出來了,而今天,距離老李給我材料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

老李來自云南紅河州,夫妻二人從2009年開始都在深圳一家小加工廠恒優達五金加工廠打工,老李當保安,妻子張連娣在流水線上工作。因為長期接觸天拿水、白電油、油漆等化學品,張連娣進廠不久開始出現頭暈、四肢乏力等癥狀,后來又慢慢地出現皮膚起泡疹,手一動就會破,而且頭部膚色也慢慢在加深。2010年2月22日,張連娣暈倒在車間,廠里并未采取任何救治措施,后由老李送醫院,住院10多天后,張連娣被診斷為“腦梗死,頸動脈粥樣硬化并左側頸內埃及狹窄”;6月份廠里將她調到二樓車間繼續工作,但并未安排她做職業病診斷。老李不滿,從2011年3月開始向當地衛生監督所投訴工廠,5月,當地疾控中心在該廠查出了三氯乙烯、正己烷等物品。

2011年5月25日張連娣自行向廣東省職業病防治院申請職業病診斷,但工廠一直未能向省職防院提供本人的職業接觸史資料和職業健康監護檔案資料,也未提供本人所在工作場所歷年的職業病危害因素檢測評價資料。

2011年8月26日,廣東省職業病防治院作出粵職診字[2011]397號職業病診斷證明書,依據《職業性急性化學物中毒性神經系統疾病診斷標準》(GBZ76-2002),診斷結論為“不能診斷為職業性急性化學物中毒性神經系統疾病”。

張連娣不服,隨即向廣州市衛生局職業病診斷鑒定委員會辦公室申請首次鑒定,但廣州市職業病診斷鑒定委員會遲至2012年3月29日才作出粵(穗)衛職鑒(2012)013號職業病診斷鑒定書,其依據《職業病防治法》和《職業性急性化學物中毒標準(總則)》(GBZ71-2002),維持 “不能診斷為職業性急性化學物中毒”的結論。

自從病發,張連娣似乎缺少了往日的靈活,生活雖然基本能自理,但稍微復雜點的事就沒法進行。此后,老李代替妻子走上了維權道路,他通過各種途徑投訴反映工廠及當地衛生監督部門的違規違法情形,并繼續向深圳、廣東和云南等地職業病診斷鑒定機構申請重新診斷。

2012年7月16日,廣州市衛生局作出穗衛群[2012]重字90號《信訪復函》,稱張連娣現在所強調的癥狀(雙手皮膚病)與上次診斷時所強調的癥狀(腦部疾病)為不同部位,故要求其到恒優達廠所在地、本人戶籍所在地或者經常居住地申請職業病診斷。

2013年5月13日,廣東省衛生廳針對老李夫妻的信訪作出粵衛信[2013]45號答復,再次明確,對張連娣懷疑職業性皮膚病問題,可向恒優達廠所在地、本人戶籍所在地或者經常居住地申請職業病診斷。

老李于是選擇向深圳市職業病防治院申請再次診斷。但深圳市職防院于2013年5月31日對老李下達《通知書》,稱不能對張連娣“進行重復診斷”。

老李是在5月初去廣東省衛生廳信訪時,被一位媒體朋友看到,媒體朋友電話聯系我希望能幫老李一把,我于是在電話中向老李簡要了解了下情況,告訴他如果他有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他做點工作。

過了一星期,老李帶著厚厚一沓材料來找我。我當面向他詢問了一些經過后,告訴他我需要時間來整理準備,并特別告訴他,診斷鑒定我并不在行,我只能從法律上幫他做分析,并代替他準備一些材料。

收下材料,我跟著就去了成都出差,隨后的一個月,新的職業病案件接連委托過來,答應老李的事則一拖再拖,幾次他來找我,幾次我都只能向他道歉。

事實上,張連娣的這個診斷障礙案子,不僅材料多,受文化所限,老李提供的材料還特別亂,之前我看過有兩三次,但每次看不了幾頁就亂了。這次端午放假,我用了大半天時間,總算將全部材料理順。

而和之前接觸的張彩如案不同的是,張連娣案是診斷與首次鑒定均未確定為職業病,而且,因為相關知識的欠缺,老李還放棄了申請再次鑒定的機會。另外,張連娣案中,用人單位先是拒不提供任何診斷所需資料,后來則只是提供了一部分。在上次鑒定無果后,老李曾向云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申請職業病診斷,起初該中心的接待人員很熱情,并稱張連娣的病情與職業病癥狀非常吻合。但當該中心向恒優達廠索要職業史等診斷資料時,卻始終沒有回復,該中心讓老李親自找工廠索要,向深圳相關部門追要,資料沒要到,當老李再次返回云南時,有關人員卻明顯推托起來,最終該中心的診斷不了了之。這個過程中,工廠所在地的衛生監管部門起著非常重要的影響。

不過,在理順了本案材料后,我還是很快發現了一些比較明顯的診斷違規情形。比如用人單位不提供或者未如實提供職業接觸史、健康檔案等診斷所需的材料,比如鑒定機構采信的職業危害信息與相關監管部門檢測的數據明顯矛盾,等等。

相比起來,寫材料的過程反倒沒有那么復雜,一個下午,我已經代老李寫成了一份給深圳市職業病防治院及有關部門的情況反映材料。

總結最近接觸的幾宗職業病診斷鑒定障礙案件,我大致能得出一點心得,希望寫在這里,供有需要的朋友們參考,以便大家在碰到不合理的診斷鑒定結論時能提出有針對性的意見。

首先,職業病診斷鑒定并不象想象中的那么深不可測,我們也許在醫學方面并不專業,但我們可以掌握一些初步的診斷鑒定常識,特別是一些程序方面的知識,既便于掌握,更利于監督。比如診斷鑒定專家的抽選,比如診斷鑒定結論的專家簽署等等。

其次,職業病診斷鑒定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則,我自己的總結是“證否”原則,即只要患者有相關的癥狀存在,日常工作中有接觸致病因素(比如粉塵、有毒化學物品、噪聲、振動等等),那么,除非能夠確定是患者自身原因或者其他因素導致疾病,一般就應當診斷為職業病。

第三,職業環境危害因素的檢測信息值得高度關注,無論是檢測違規還是技術局限,檢測信息的及時、科學、客觀等都是衡量檢測有效性的基本要素。

第四,善用診斷鑒定程序權利,現行制度下,職業病的診斷鑒定基本上就是一次診斷兩次鑒定,這三道程序一用完,就很難再推倒重來,所謂的司法救濟目前也遠未建立,因此,每一道程序都需要高度重視,個人建議至少在首次鑒定得出不利于己的結論后,既不要輕易放棄再次鑒定的機會,同時,務必在再次鑒定時詳盡地掌握盡可能多的診斷信息,并依據法律提出有針對性的意見。

最后,新修正的《職業病防治法》既然順應民意將患者戶籍地診斷機構納入到職業病診斷地范圍,那么,在啟動職業病診斷鑒定之初,大家絕對有必要先評估一下究竟在哪個地方做診斷。這個問題看似簡單,但真正權衡起來未必輕松,既要考慮地域管轄方面可能存在的不良干擾,同時要兼顧自身經濟實力,還要考量不同地域在相關職業病診斷方面的專業技術力量等等。

而作為有幸接觸職業病維權業務的執業律師,我目前受制于醫學專業知識的短缺,也苦于個人精力有限,無法為每一位前來求助的患者提供完整的職業病診斷鑒定清障服務,因此,我非常希望能夠將一些相關的基礎知識和自己淺顯的心得分享出來,供有需要的朋友參考,我也特別希望這些朋友能夠邊維權邊學習,積累一些法律的醫學的知識。其實,在勞動維權的道路上,當事人但凡不是太消極被動,他們所能發揮的作用遠比他們想象的要多。

自然,患者確有無法自行應付的困難時,我也樂意為大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務。

本文由管鐵流律師提供

<>
職業衛生網微信二維碼
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