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北京赛车pk10计划群
當前位置:首頁 > 職業病維權知識

職業病高發主要是因為勞動者沒有做好職業病防護嗎?

文章欄目:職業病維權 來源:職業病 瀏覽次數: 評論: 頂: 踩:

 自從2011年開始大量接觸職業病法律業務以來,我一直對某種聲音百思不得其解。這種觀點認為,職業病的發生,與工人自身的安全衛生防護意識不足有關系。我總是想當然地認為,身體發膚,受之父母,應該沒有人會無視對身體的自我保護,生命健康,乃基本天賦人權,正常人不可能不珍視。

這些年來,有關國民劣根性的高調聽得太多了,總有人會將一些似是而非的長短冠以國民性這個超級大帽。比如隨地吐痰,比如托人找關系,比如起了沖突不愛走法律途徑,甚至到后來,兩廣地區愛吃野物也成了國民品性大問題,似乎就因為某種娘胎里帶來的如果有上帝上帝也無法立即改變的特征,比如黃皮膚,比如生長在中國,于是也就此成為不可饒恕最起碼也談之搖頭的所謂劣根性。——但所有這些指責,畢竟也還因為牽涉著某種文明,礙于某種觀瞻,從一般的環保、秩序、效率等等角度,或許還可以一聽而過,就當是善意提醒罷,重要地在于改進。雖然任誰也知道,很多所謂的劣根性,不過是有人類以來大多民族都曾落下的,并且只要有心去改,未始改變不了,并非象猴子的尾巴,要經了千年萬年的修行才可去掉。

而且,這些劣根表現大體還只限于外在的生活,畢竟不“活著還是死去”那么急迫切近。

然而近日,我卻聽到這樣一種說法:中國職業病發病率居高不下,主要原因在于工人尤其是外來農民工對自己的生命健康看得太賤,根本無視安全衛生防護,他們甚至歡迎塵肺病,這在中國現實中很普遍,這是國民劣根性使然。

把職業病的高發主要歸咎于工人的輕視自身防護,這從論者的身份角度去考察,其實也還正常,勞資和諧講了N年,現實的林林總總不過是再一次提醒人們,和諧總是有方向的,誰和諧誰,從來要分主次。那也罷了。

但此論不僅如此,吐完了臟水,還不忘了高傲地祭起國民劣根性這片偉大標簽,將要錢不要命歸結為中國工人尤其是農民工的本性。——我想說,這實在是一種完全獸性的叫囂。

另一方面,我曾經在數月以前就動念要寫一篇文章,題目都想好了,《另一種冷漠》,主題也是針對現實中對勞動者職業健康的漠視,后來因為素材不夠而擱筆。但那時總以為,政府公權應當體恤民情,不能只為了稅收和發展而聽任職業病高發。現在看來,比起制度上的殘缺和錯位,某些人靈魂深處對勞動與勞動者的鄙視才是問題的根子所在。他們無視職業病危害,無視勞動者生命健康,為了降低成本追逐盡可能高的利潤,制造了無窮無盡的粉塵、危化品,不去在機器設備生產環境上投入降害,認為那樣無助于控制職業病并且有損中國制造的國際競爭力,卻拋出幾雙劣質的防護手套或者幾幅原始的隔塵口罩,要求勞動者做好自身防護,當勞動者因為種種原因沒有采取防護措施,他們認為這深深地刺痛了他們慈悲的情懷,于是痛心疾首,將現下職業病的高發,統統歸咎于這些工人的輕賤,甚至認為這樣的輕賤與生俱來,此生不可改,該國不可變,這一個群體,與其所屬的國家,都從此不可饒恕地命該如此被遺棄。

我只想弱弱地問一句,工人真就歡迎職業病?

我還真就這么問了,并且還特意開展了一個網上小調查,結果網民的憤怒可想而知,火氣旺些地直言我的調查太弱智:神經病才會歡迎職業病,這不等于問工人:你想死嗎?

工人當然不想死,即使神經病人,他要明白無誤地知道了職業病就是慢性殺人,恐怕也不會歡迎職業病。歡迎職業病的,只有這種人,他們表面上對職業病未必直接歡迎,有沒有職業病與他無關(當然要他掏錢賠償時例外),能沒有當然最好;但他們更需要利潤,并且是超出競爭者的高額利潤,為此,他們需要降低成本,這種對成本的控制往往發展到偏執狂的殘酷境地,當職業病伴隨著現代工業翩躚舞起,在降害增投與維持高利潤的選擇時,他們眉毛都不會皺一下地選擇了后者,選擇了對職業危害因素聽之任之的明智。他們一面沾著唾沫飛數著鈔票,全然無視那每一張上面都浸透了勞動者的血汗,一面卻鄙夷地戳著高粉塵里連正常呼吸都困難得窘迫不堪的切料工人:瞧瞧你們這些賤民,為了一點加班工資,給口罩也不戴,真正是要錢不要命了。

與此相對應的,則是勞動者的二難艱選:要健康,還是要工資生存?當健康與生存已然成為勞動者繞不過去的二選一時,問題早已超越人類正常的理智。作為打工者,你可以不選擇這家高污染高毒害性企業,但你無法選擇全部存在職業病害的企業。而這種沒得選擇的選擇,居然就變成了某些人眼中的“歡迎”,看,這幫工人歡迎職業病!

他們未必不知道,他們慷慨地開出的高于同行的工資,是這些四面八方涌來的民工確未見過的高回報,這是他們現在和將來的生活,用雙手(未必是或者未必知道是用健康乃至生命)換來更好的生活,不偷不搶不騙,不去掠奪他人更不會在巧取豪奪后還要吐臟水,好比蒼蠅撐飽了還非得拉坨屎在食物上一樣,為什么不干呢?不干才是有問題,而且是大問題。但工人未必真正明白,他們現在用汗水換取的那點報酬,一旦染病,未來根本不夠填塞那無底的治療黑洞。敢問有幾家自稱有良知的企業,會公開你們所謂的職業病預防提示,如此明白到一眼可知:工人現時的收入,與罹患職業病后可能的治療(先還不算必要的生活)開銷,列出清晰地對比?據我所知,相當多的企業甚至在勞動合同中連是否存在職業危害也直接寫上了“否”的字眼,而在使用的毒害原材料中,從來就沒有給出任何明白的危險警示,甚至還要刻意地掩飾起來。何況,即使有提示,在缺乏足夠防護措施的生產環境中,比如通風、加濕、吸塵等等,你提供一套個人防護用品,又能起多大作用?

所以,職業病高發問題的癥結根本不在于勞動者的自身防護意識薄弱,而在于企業的防護不力,以及某些監管部門的放縱。

我當然不是要抹黑了全部投資人,我從不排除部分企業家比較重視職業安全衛生,甚至也不否認部分勞動者對職業安全衛生的輕忽,自然,對無良企業的拷問,也不等于肯定了個別勞動者的無知與輕慢。但首先在職業病高發的大背景下,這種有良知的企業家究竟有多少,占到全部企業的多大比重?而那些明明知道職業病危害的勞動者依然自甘風險地無視勞動防護,又占到全體勞動者的多少比例?是否“歡迎”職業病到“普遍”的程度?恐怕根本就是一個用腳趾頭都能想明白的常識問題,任何對此進行的調查甚至調查的企圖,都不過是弱智的表現,或者存心就是要替某些違法者背書。

本文由管鐵流律師提供

<>
職業衛生網微信二維碼
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