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北京赛车pk10计划群
當前位置:首頁 > 時訊中心

記勞動者公益維權律師王勝利

發表時間:2013-12-05 來源:職業衛生網 瀏覽次數: 評論: 頂: 踩:

 王勝利律師是石家莊市工傷職業病法律援助與研究工作站項目負責人、石家莊市總工會法律援助團受聘成員。自2011年8月5日走上公益律師之路后,他與同事先后辦理法律援助案件236件,為工傷職業病職工追討各項賠償累計600余萬元,義務解答法律咨詢2萬余件。其中,較有影響的案件有河南許昌31位職工集體苯中毒維權案、甘肅古浪縣126位職業病患者集體維權案、張家口崇禮縣15位破產企業職工職業病維權案等。

日前,趁著王勝利律師到北京出差,筆者采訪了他。王律師直言,公益維權之路不好走,“每個公益案都要和對方斗智”。他表示:“雖然法律援助之路是艱辛的,但每當看到受援者拿到賠償款后的笑容,我覺得所有的艱辛又是值得的。”

問:您何時開始做公益律師?基于什么原因?

答:我生長在農村,那里的水土養育了我,因此,我對農村、對農民有著特殊感情,我深知農民的艱辛和不易。他們背井離鄉,在城市辛辛苦苦打工,用自己的汗水為城市建設添磚加瓦。然而,他們也是社會最底層的群體,權利常常遭受侵犯。更糟糕的是,一些企業缺乏社會責任、加之政府疏于監管,很多農民工在打工過程中,患上無法治愈的職業病。由于他們法律意識淡薄,不懂得打官司,也沒錢請律師,或者不知道怎么請律師,常常維權無力。我了解了情況后,特別想幫助他們。

2011年5月24日,我有幸認識了致誠公益律師團隊領導佟麗華律師。他是國內公益律師領域一個旗幟性人物,為了做公益,他把自己的房子都賣掉了,他的故事早就深深打動了我。一次偶然相遇,和他推心置腹的交流,堅定了我投身公益的信念。與佟麗華老師分別后,我就開始籌建石家莊市工傷職業病法律援助與研究工作站,2011年8月5日在佟麗華老師的幫助下,工作站正式揭牌成立。從此,我便開始了自己的公益律師之路。

問:您如何看待公益律師這一職業?

答:公益律師就是幫助弱勢群體在個案中努力實現公平和正義,從而維護健康有序的法律秩序。也就是說,公平和正義就是我們公益律師的終極價值追求。

當然,公益維權之路并不好走,可以說,每個公益案子都要和對方斗智。但是,每當看到受援者拿到賠償款后露出的笑容,我覺得所有的艱辛又是值得的。隨著我國法治進程的不斷推進和民間公益組織的蓬勃發展,我相信,公益律師將在維護社會穩定、解決社會矛盾、幫助工傷職業病職工維護合法權益的道路上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

問:對公平和正義的追求、受援者的微笑、對未來的樂觀態度,這些都是支撐您繼續公益之路的原因嗎?

答:對,事實上,又不止這些。在助人維權的過程中,我也收獲了許多感動。這些感動都是基于最平凡最樸素的愛,不過,給我的觸動卻很大。

給你講個故事吧:今年4月14日,我在四川峨邊彝族自治縣出差,突然患了急性闌尾炎。當時,舉目無親,病情發作很快,我無法返回石家莊手術。峨邊的醫療條件差,我需要趕到最近的樂山做闌尾切除手術。

當時,我疼痛難忍。這時,峨邊的一位塵肺病患者很快幫我聯系到朋友的車,將我送往樂山。

這一路上,一系列問題涌上心頭:到樂山哪個醫院手術,有沒有床位,我術后不能下床怎么辦?

我發出了一條求助微博,曾經得到過我的幫助的塵肺病患者劉建偉幫我聯系了樂山市疾控中心的朋友,同時另一位塵肺病患者何兵幫我聯系了曾是護士的朋友李秀蘭。

在我趕往樂山的路上,朋友們已在幫我聯系醫院。當我趕到樂山市急救中心時已是晚上七點多了,李秀蘭大姐等在醫院門口。這位未曾謀面的大姐在我亟須幫助時伸出援手幫我聯系好了醫院和主治醫生。我檢查后被順利推進手術室,術后由李大姐和樂山市急救中心的陳曉宇照顧我。

得知消息,塵肺病患者胡其紅專門從樂山趕來照顧我,直到我出院。這些經歷深深印刻在心,除了感動還是感動,能回報的就是用我的行動幫助更多的工傷職業病職工。

后來,這件事被當地媒體報道,很多塵肺病患者和市民聞訊到醫院看我,他們說的話我現在還清晰記得:“王律師你為我們樂山塵肺病患者做了這么多,我們來看看你是應當的。”我的淚水在眼眶打轉,多少次都差點流出來。這些感動,讓我感覺公益律師道路上收獲的精神財富是多么寶貴,讓我更加努力奮斗在幫助更多工傷職業病患者的法律援助事業上。

問:公益律師之路之所以難走,恐怕與您幫助的群體有關。我們也接觸和報道過很多塵肺病患者,感覺為職業病患者維權太難。

答:這個我深有體會。法律程序繁瑣是維權難的主要原因。成功的維權一般要走三步:一是職業病診斷、二是工傷認定與傷殘等級認定、三是確定工傷待遇與賠償金額。這三步可以說是“步步維艱”,要走完,少則幾個月多則3~5年。當然,勞動者文化程度不高、法律意識淡薄,用人單位不依法用工(不簽合同)、不依法參保、不依法進行職業防護、安全教育、政府相關部門監管不到位、懲罰力度不夠,專業為工傷職業病職工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師缺少也是造成維權難的原因。

問:能分享具體案例嗎?

答:去年,我援助的四川籍20余位農民工在內蒙古阿拉善及寧夏石嘴山從事爆破作業多年,2012年6月,先后被檢查出塵肺病。此后,他們開始跨省維權。

然而,就一個勞動關系確認問題就一波三折。先是勞動仲裁、一審確認與用人單位之間存在勞動關系;后來,二審法院卻以超過仲裁時效,撤銷一審判決,駁回了所有人的訴訟請求。《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條規定:“勞動爭議申請仲裁的時效期間為一年。仲裁時效期間從當事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權利被侵害之日起計算”。其中,“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權利被侵害之日起計算”的界定,在勞動爭議案件中常常成為爭論的焦點。職業病具有潛伏期,如果簡單等同于其他勞動爭議,受仲裁時效限制,則有失公允。

后來,他們不得不申請再審,再審至今也沒有結果,致使職業病診斷受阻、工傷認定無法進行。貧病交加之中,他們最渴望得到公正判決,天不遂人愿,在維權過程中,已有三人被塵肺病奪去生命。他們是由我親自提供的法律援助,究竟何時有個公正結果,拿到賠償得以治療都是未知數。可想而知,如果沒有律師的幫助,他們維權將更難。

問:今年新出臺的《職業病診斷與鑒定管理辦法》有一條:“勞動者依法要求進行職業病診斷的,職業病診斷機構應當接診,并告知勞動者職業病診斷的程序和所需材料;用人單位也必須在接到診斷單位通知十日內,提供其掌握的診斷所需材料。”這個新法不是很有針對性嗎?

答:新法確實比之前的法律更完善,但并沒有解決“執行難”的問題。而且,用人單位違法成本過低,即便其違法行為遭受查處,他們寧可繳納罰款也不愿意提供材料為職工進行職業病診斷。因為一旦患者的職業病獲得認證,就可能意味著單位的賠償義務,單位將支付的工傷賠償很可能比罰款數額還要大。因此,用人單位寧可接受罰款也不愿意支付工傷賠償;同時,用人單位也顧慮一旦有一個人開了口,其他人同時索賠,用人單位將無法承受,甚至破產。

問:對解決職業病維權難的問題,您有何建議?

答:第一,嚴格執法,嚴格落實現行法律法規,比如:工傷保險先行支付制度。

第二,加強政府監管,嚴格落實安全生產責任、勞動用工監管、社會保險征繳管理等。

第三,從法律層面減少維權程序,建立快速救治維權途徑。

第四,希望更多的律師加入幫助工傷職業病職工維權的隊伍中來,為勞動者提供專業優質的法律援助服務。

第五,推動政府向民間組織購買法律援助服務,讓更多勞動者獲得法律幫助。

第六,加強普法宣傳,提高勞動者的權利意識。

問:勞動者維權時應注意哪些問題?

答:在近三年的專職工傷職業病維權中,我總結了幾點,供參考:一、如果沒有較有利的證據不要啟動法律程序,因為法律程序一旦啟動將沒有回頭路。平時注意收集積累證據,采用錄音、錄像等多種方式、關聯訴訟取證法、事端取證法等等;二、勞動者一定要和用人單位簽訂書面勞動合同并自己保留合同文本,勞動合同如有備案,要及時了解并掌握這個信息;三、工傷保險一定要參加,工傷保險體系經過10多年的發展已形成較有利的保障體系,對職工權益的保障更加完善;四、職工要依法向政府監管部門主張自己的合理訴求,對用人單位的違法行為敢于向政府監管部門投訴,比如用人單位拒簽勞動合同、收取押金、克扣工資、瞞報工資總額等違法行為,勞動者可以向勞動監察部門投訴。

我要評論

條評論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個人意見 驗證碼:

<>
職業衛生網微信二維碼
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